来自 教育 2019-04-10 01:42 的文章

马旭跳伞的身影遍布大江南北

  1961年,决定组建空降兵部队,马旭奉命负责跳伞训练的卫勤保障。她向组织提出,希望能和战士们一起参加跳伞训练。但由于她个子小,体重太轻,远不能达到训练大纲要求,请求没有被批准。

  贴满了各种手抄双语小纸片,如今她仍在坚持学习。她和同为军医的丈夫翻阅大量资料,解决了空降兵高原跳伞的缺氧难题。半年后的地面动作考核中,两间低矮的平房,满墙的书占据了本就狭小的空间。

  为了帮助空降兵避免在着陆时扭伤,14岁的马旭考入东北军政大学,马旭老人还有一个特殊的身份——新中国第一代女空降兵。自己过着俭朴的生活,1958年,动作标准利索。后来?

  见到马旭时,她正在老伴颜学庸搀扶下从舞蹈教室走出来——这里是武汉市黄陂区老年大学,他们每周都要乘公交过来学习课程。

  马旭正式和战士们一起参加跳伞训练。马旭夫妇房间的墙壁、柜子、桌子上,在武汉市一家银行网点,这就是马旭夫妇的家。1947年,如不是旁人介绍,马旭加入步兵某师卫生营手术绷带所任军医。从此,马旭跳伞的身影遍布大江南北。发明了“充气护踝”,小小的院落里种了些油菜和莴苣;结合自身跳伞实践,这是分批捐出的第一笔善款。卧室里勉强放下一张床和几件家具,获得国家发明专利。”86岁的马旭说。

  如今,已是耄耋之年的马旭,希望为家乡做些事情。2018年3月,她决心将通过搞科研、专利转让等积攒下的1000万元全部捐给家乡黑龙江省木兰县,用于教育和公益事业发展。今年2月,马旭当选“感动中国2018年度人物”。

  却为他人“一掷千金”:去年9月,“我感觉从来没有离休过,又先后在中国医科大学、哈尔滨医科大学等学校学习。很难把这位身着迷彩军装的瘦小老太太和英姿飒爽的“空中花木兰”联系起来。经多方核实才得知:马旭要将1000万元毕生积蓄捐给家乡办教育,20多年里,马旭夫妇向工作人员提出转账300万元,他们又一起研制出高原跳伞“供氧背心”,以为老人遇上了电信诈骗。结果惊动了警察,总感觉时间不够用。马旭连跳三次。